是峥峥啊

【楚路】我总会栽在你手里 03

小兔乖乖啊:

社会精英楚X社会精英路




甜甜的3000+,没错哦




忘了前文的先走一下这里  02


















03




路明非从杂物房里拿出去年和楚子航去旅游的时候用的26寸行李箱。颜色是银色的——本来是黑色的,路明非一时想不开买了个看上去很帅气的银色。他万万没想到,银色其实是一种很冷的颜色。




按密码,拉开拉链,平放在卧室地板上。




路明非拉开衣柜的门,把自己那边的所有衣服全都抱出来。还有一些混在楚子航那里,等一下再拿出来。




先是夏装一件件被放进去。他学着楚子航的样子把衣服和裤子都卷好,一件件码整齐了。有一件黑色的情侣衫,是去沙漠的时候在敦煌的一间小店买的,买下来的原因是老板把他们两个名字用金线绣在了衣服下摆。名字写得很漂亮,还有一些经文在衣服上。路明非觉得穿这件衣服可以静心,楚子航说他是意识流。




夏装收拾完了,到冬装。路明非的冬装不是很多,毛衣,打底衫,外套,围巾,都拿上了。哦对还有一件大衣,是楚子航去年圣诞买给他的,和楚子航自己穿的是同一个牌子。送出去的那天楚子航还在上面喷了自己惯用的香水。路明非穿上的时候感觉自己被很多个楚子航包围了,安全得他立刻凑过去亲楚子航。




不过大衣太重了,也占地方。路明非想了想,把大衣随便拿塑料袋装了,打算等一下放到楼下废物回收处。物尽其用嘛。




衣服差不多收拾完了,衣柜里空出了一半。路明非拍拍手,把衣架挂回去,开始在楚子航整整齐齐地挂好的衣服里翻自己挂错过去的衣服。




不久他就收拾好了衣服,挂错在楚子航那里的他也拿塑料袋和大衣装在一起了。然后站起来环顾一圈卧室。梳妆台上自己用的一些护肤品,挑一些没开封的带走,用过的就扔了;床头他买回来的小挂饰也摘下来打算送给邻居小朋友;还有一个玩偶,楚子航晚上不在家的时候他会抱着睡的那个,拿到废物回收那里好了。楚子航估计也不喜欢房间里那么多东西,毕竟以后还有人会住进来。




路明非把行李箱拖到客厅里。他的衣服只占了大概五分之三的空间,还有一些空间可以放其他东西。




楚子航从泰国买回来的情侣马克杯,自己那只应该要扔了,其实那个杯子挺可爱的,能和楚子航那只凑成一个泰文里的爱。卫生间里双份的卫生用品也要收拾,剃须刀可以拿走,情侣牙刷和漱口杯可以不要,之前路明非起床还没完全清醒的时候总是拿错楚子航的,楚子航也总是无奈提醒他,然而他还是屡教不改。现在扔了也好,楚子航不会再说他了。还有客厅的一起买的多肉,书架上路明非买的限量版游戏和漫画书,楚子航贴在冰箱门上提醒他要吃早餐的便利贴……路明非一点点地把有和自己相关的东西抽出来。如同他整个人,都要从楚子航的生活里抽出来。




好不容易都弄好全部,把要送去回收的打包好,拉上行李箱的拉链,路明非松了一口气。收拾了一下才知道原来有关他的东西那么多。也难为楚子航了,要是楚子航一个人收拾,不知道得弄多久。




啊还有一样东西,路明非一拍手,差点就把这个忘了。路明非小跑进空了许多的卧室里,打开抽屉,把放在那里厚厚一大本东西拿出来。




他翻开来,然后开始动手。




那是一大本相册。里面有很多照片,大多都是单人的,路明非的照片有很多,都是楚子航不知道什么时候拍的。楚子航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把新拍的晒出来,然后庄重地放入这个相册里。不止如此,楚子航还喜欢在睡前和路明非一起欣赏这些照片。每次路明非都要拒绝一番,楚子航有点遗憾地说你就不能欣赏一下我们的共同回忆吗?路明非每次都扑到他背上用手指玩他的头发,然后说我本人就在这里,你还看照片,不如多看看我。说完之后就是楚子航的吻,铺天盖地的。




路明非一边把照片抽出来一边感叹,楚子航怎么那么闲,而且还把他拍那么丑。




不过抽出来的照片有挺多的,厚厚一沓。路明非把照片塞进行李箱的最下面。这样相簿里就没剩多少照片了,体型扁了很多。路明非合上相簿,满意地拍拍封面。现在可以很顺利地把相簿放进抽屉里了,之前路明非还有点烦每次拿出来都有点难放回去。




不过按照楚子航拍照的速度,应该很快就会有另外一个人的照片把相簿塞满了。路明非希望那个人能换一个抽屉,不然可能会真的塞不下。




好了,都收拾完啦。路明非伸了个懒腰。是适合下楼去了,楚子航昨晚上的短信说明天才回来,回来看见整洁那么多的房子,应该会觉得很舒服的。




路明非分了三次,把塑料袋的东西搬到楼下废品回收的地方。最后才是那个行李箱。




他关好每一扇窗每一扇门,落下窗帘,把房子的大门钥匙,卧室的钥匙,书房的钥匙全都从钥匙扣里拆出来,放好在客厅茶几上。




最后还有一只戒指。戴在他无名指上的戒指尺寸很准,时间也很久了,路明非不得不去去按了一些洗手液才能把戒指脱下来。他把戒指也放在茶几上。戒指叮当一声落下,仿佛是一个信号——路明非知道心里关于楚子航的一切都要放下了。




其实离开也不像想像当中的那么困难,就是把自己的所有东西都带走或者扔掉就好。路明非不想留下一点关于自己的东西,一是不想以后代替他和楚子航在一起的那一位觉得尴尬,二是不想楚子航看见这些东西想起他,三是觉得这些都是累赘,对两个人来说都是累赘。




路明非拉着行李箱走进电梯,按下负一层的按钮。电梯门换缓缓合上的瞬间,他透过那窄小的缝隙看着那扇门,原本寂静无波的内心突然觉得一阵委屈。凭什么走的是他呢?凭什么走的时候楚子航都不在,连电话短信都没有?凭什么总是他跟在楚子航后面?




他希望楚子航停下来等等他。楚子航是停下来了,但是是停在了别人那里。路明非好不容易追上他,看见的却是有另外一个人和楚子航并肩站在一起。




路明非仰起头把眼泪逼回去眼眶里。离开楚子航之后他就不能随便哭了,没人会给他拥抱告诉他别哭了。




离开楚子航的路明非要独自去闯荡生活了。




到了负一层,路明非把行李箱放进出租车里。跨进车门之前顿了一下,把手机关机放在电梯门旁边消防箱的后面。




还是不要联系的好,大家各自过过各自的生活。手机能再买一部,心是只有一颗的。做事不能拖泥带水,这还是楚子航教他的。路明非觉得这就像切菜,每一刀下去,快速准确不能手抖和犹豫,不然切出来就有点难看了。




楚子航喜欢精准的有计划安排好的生活,路明非却是随心所欲,跟着生活向前走。




所以当初是为什么和楚子航告白还和他结婚啊?路明非坐在出租车里看着外面的车流叹了一口气。到头来终归还是自己难受。




不过霸占了楚子航那么久,是时候让他回去精英队伍了。他应该会很快处理好自己的感情,重新投入工作和生活,和一个漂亮女孩子约会,这就又是一个帅气能干的楚子航了——路明非觉得这才是楚师兄正确的打开方式。和自己在一起,大概是楚子航最意外的意外吧。




算了,不想了,都是前夫了。路明非拍拍自己的脸,把自己通红的眼眶和苍白的脸收拾好,随着车流慢慢离开。






【TBC?】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楚子航的确是第二天回来的。回到的是空荡荡的黑暗的房子,不是有路明非的家。




和路明非以为的理智的楚子航一样,他的已经签了离婚文件的前夫,高富帅精英楚子航发现没了路明非任何消息之后,还能正常上班工作,甚至工作效率更高了,就差没住在公司里。




他想回家,可是回哪里去呢?那个房子里的东西他一点都不敢动,怕破坏了原先的样子。实在是不得不回家了,也是抱着被子睡得天昏地暗。他重新买了所有缺了一份的东西,没有用自己原先用惯的,都是用新买的。




路明非摆成这样,可不能破坏了。




楚子航也没联系路明非。他知道路明非走得干脆走得干净,不然怎么连戒指都还给他了。他一向尊重路明非,路明非希望断了所有联系,那就断了吧,免得他不开心。




但是那天下班他路过废品回收站,孤独地放在在一堆旧衣服里的那件大衣还是让他有点失去理智。




他问正在打包装的工人,这些衣服要怎么处理。




工人说都是要捐给别人的。




楚子航点点头,把那件大衣翻出来抱在怀里回去了。




晚上他什么都没吃,衣服也没脱,直接就躺在床上,抱着那件大衣。




路明非留在这件大衣上的气息早就没了。




路明非这个人,也和楚子航没关系了。




眼泪终于从他眼里流出来了。




那件大衣把楚子航的眼泪都吸收了,但它不是路明非,不会给楚子航一个吻。




楚子航再也不是楚子航了。




做好的今年的旅行计划,存好在手机里的好吃的餐厅,两天前刚下单的限量版游戏,都没用了。




楚子航在坠入梦境的时候终于看到了路明非。这是时隔三个星期他再次看见路明非。




他追上去拉住路明非,红着眼想问他为什么离开了,是不是不要他了。




梦里的路明非面无表情地对他说,我不爱你了。再见。








梦里的世界崩溃了。
















——TO BE CONTINUE——




哇这篇我写的时候真的是,一边写一边手抖,既是因为虐的爽也是因为心痛(我都要精分了)你们说,爽不爽~




这里的时间线是离婚那段时间,签了文件之后。后面应该还有狗血。我实在,是很激动了!

评论

热度(123)

  1. 是峥峥啊月球上的小兔 转载了此文字